@      司马师死为何诏令司马昭镇守许昌,不许返京,这到底是谁的命令

当前位置: 弋阳谓披生物工程有限公司 > 资源中心 > 司马师死为何诏令司马昭镇守许昌,不许返京,这到底是谁的命令

司马师死为何诏令司马昭镇守许昌,不许返京,这到底是谁的命令

初夏时节,本答是暑意渐浓,而司徒府的议事厅内却仍似深冬清淡寒气沉沉,令人寂然而栗。

只见司徒高软、司空郑冲皆是衣冠整齐,于厅堂之上并肩而坐。在他俩迎面,坐着的正是中书令虞松。

高软咳了一声,满脸现出怅然之色,问话也是直言不讳:“虞令君,本座问你:那日子元大将军病逝之际,你们中书省那道让子上大将军留镇许昌而不得返京的诏书是怎么发出来的?”

虞松一瞧今日的气氛,其实在心头已经清新了一致。他只是长叹一声,无言以答。

“是不是陛下当夜御驾亲临中书省官署,由他本身执笔拟稿用玺发出的?”郑冲干脆把原形的原形提破开来。

虞松剧照

虞松缓缓闭上了双眼,神色黯然。

高软脸色一冷,侃然讲道:“虞令君,本座给你讲一桩故事——汉末鸿儒陈仲举、李元礼之才德在伯仲之间,常人不及定其高下。后来,蔡邕评之曰:‘陈仲举强于犯上,李元礼厉于摄下。犯上难,摄下易。故而,陈仲举才品,答当高于李元礼。’于是多人皆服。至今想来,虞令君你于陈仲举‘强于犯上’之德未免稍逊数分矣!以致不及力阻梗今陛下发出舛讹之诏而自取其辱也!此亦系你为臣侍君之智未尽也!”

虞松面庞的肌肉一阵强烈的抽行:“司徒大人指斥得是,虞某情愿领罚。”

郑冲见他身为枢机重臣,竟被训得这样尴尬,心头隐约不忍,长叹而道:“当今陛下这样轻躁之时,资源中心虞贵妃在后宫之中也劝谏不住?”

虞松垂下头来:“圣意已然属意于卞贵妃。吾女虞荷已将在大内郁郁枯老矣!”

这一下,连高软也为之黑黑鼻酸了。他掩住心底的激荡,深深叹道:“虞令君,你……唉!子上大将军其实待你是极益的。他托本座转话给你:虞令君你多年来为司马府鞠躬尽瘁、幼心翼翼,现在也实在不消再耐苦受累了。以是,他有心封你为平泽乡侯,享邑三千二百户,前去封邑优游终老。”

高软像

“老臣多谢子上大将军垂恩厚喜欢,终身没齿不忘。”虞松眼圈发红,在席位上重重磕了几个响头。

“此时现在前,你还有什么话托吾等向子上大将军转呈的吗?”郑冲宽颜和色,款款问道。

虞松沉吟着异国立即答话。

高软轻轻点道:“你有心选举谁来担任新的中书令?”

“愚意以为:傅嘏大人能够接任中书令之职,但他洞明时务,只怕日后会另有偏见也未可知。”虞松敛色而言。

傅嘏

“你的这些话,吾等会转呈给子上大将军的。”高软点了点头。

虞松若有所思,启齿又道:“其实,最近虞某心中最为纠结的是另外一桩事情:远古之时,舜禹禅让堪称旷世之美谈,然而也须是舜有心而禹有心方可。却不知两位大人可否想过:异日禅代之际,伪如舜无心而禹首意,终将如何?不过,这个题目虞某今后是无须面对的了,只待高司徒、郑司空您俩来益益参解了……”

一听此言,高微弱郑冲不禁面面相觑,脸上的外情顿时都益像僵成了厚厚的冰壳。